联系我们

-->-->-->沈绍功治疗冠心病经验沈绍功治疗冠心病经验中医治疗冠心病以往的重点均放在“活血化瘀”“补气活血”或“温经散寒”上,中国中医科学院基础所原所长、博士生导师沈绍功主张冠心病提倡从痰

 
企业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宠物美容 > 正文
沈绍功治疗冠心病经验

沈绍功治疗冠心病经验

-->-->-->沈绍功治疗冠心病经验沈绍功治疗冠心病经验中医治疗冠心病以往的重点均放在“活血化瘀”“补气活血”或“温经散寒”上,中国中医科学院基础所原所长、博士生导师沈绍功主张冠心病提倡从痰论治,而且要分辨虚实。 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简称冠心病,包括冠心病心绞痛、心律失常、心肌梗死、心力衰竭、心源性休克。

其发病率及病死率逐年上升。

西医治疗多采用搭桥、支架植入及西药治疗,提高了患者的生存率,但患者临床多有不适症状及生活质量下降,治疗以往的重点均放在“活血化瘀”“补气活血”或“温经散寒”上,中国中医科学院基础所原所长、博士生导师沈绍功主张冠心病提倡从痰论治,而且要分辨虚实。 痰为实邪,实中有虚,治痰宜分清虚实。 较早提出者系明代的刘纯,他在《玉机微义》中提到:“治痰不能不辨虚实,血气亏乏而兼痰者,必须补泻兼行。

”薛立斋在《明医杂著注》中更明确:“凡痰证欲食之思,此中气虚弱,宜用补中益气为主。 ”“肾气亏损,津液不降,则浊泛为痰者,宜为主。 ”冠心病辨痰之虚实,指的是广义之痰,辨证的关键看舌苔:苔薄为虚,苔腻为实。

虚者伴心悸气短,神疲腰酸;实者伴憋闷纳呆,尿黄便干。

虚者以气虚为主,伴见肾亏;实者以痰浊瘀血为主,伴有气滞。 冠心病实证从痰论治:要抓住“痰浊闭塞”的5个主症:苔腻脉滑,胸闷痞痛,口黏纳呆,头重肢困,形胖痰多。

参考“四高”(高血脂、高血糖、高血压、高尿酸),其中尤以苔腻为重,但见苔腻便是,他证不必悉具。 治则:祛痰化瘀。 方药:合白酒汤,辅以活血化瘀药:10克,10克,10克,10克,全瓜蒌30克,薤白10克,10克,10克,10克,30克,30克,草决明30克。

祛痰序贯4步:①三竹换用:竹茹、、水。

②佐以化湿:后下、、。

③佐以散结:、、浙贝。 ④佐以软坚:生龙牡、。 祛痰立法要注意辨寒热,热痰苔黄痰黏,选加、生、;寒痰苔白痰稀,选加、姜、白。 狭义之痰重在消导,选加、生、生内金;广义之痰重在透豁,选加、、蝉衣。

根据痰性,伍用3法:①气虚必生痰浊,伍补气药选加、扁豆衣、生。

②气滞必凝痰浊,伍理气药选加、、。

③痰瘀必见互结,伍化瘀药选加粉冲、、、。 给痰出路,分利两便:利尿选加、车前草、舌草、泽兰;润肠选加白合、草决明、。

临床常用的祛痰药(效药有18味):竹茹、天竺黄、枳壳、全瓜蒌、薤白、半夏、浙贝、桔梗、海藻、昆布、莱菔子、石菖蒲、郁金、、陈皮、茯苓、茵陈、泽泻。 痰瘀互结者,宜祛痰化瘀药(效药有11味):以导痰汤为主方合,主药有、天竺黄、全瓜蒌、薤白、莱菔子,再佐丹参、地龙、、桃仁、丹皮、苏木。 化瘀序贯4步:①行气以化瘀:石菖蒲、郁金、、元胡、香附。

②活血以化瘀:川芎、丹参、、丹皮、红花。 ③剔络以化瘀:地龙、、土元。 ④奇药以化瘀:三七粉、泽兰、苏木、、、、川、。 冠心病气虚生痰者,宜补气祛痰,以香砂六君为主方合温胆汤,主药有参类(高血糖者不用升高血糖的)、生芪、、仙鹤草,再佐竹茹、枳壳、茯苓、陈皮;属肾亏者,宜益肾祛痰,以调肾为主方合少量祛痰药,主药有子、菊花、生地、、生、、泽泻、云苓、陈皮、、生苡仁。 【验案】李某,女,67岁。 患冠心病8年,常感胸闷痛,近日食后腹胀、便溏,于某医院查心电图示:QT时限延长,ST段下移,诊为心肌缺血;肝功不正常,为“乙型肝炎”。 刻下诊:胸闷痛,头晕气短,乏力腹胀,纳差便溏,日行7~8次,溲赤灼热,舌暗红,苔黄腻,脉弦滑。 辨证:痰浊闭阻心脉,气机不通,故胸闷气短;肝者,木火也,肝木克土,脾土为湿邪所困则纳差,运化水谷、水液功能失司则便稀;痰浊阻于中焦,聚于腹中则腹胀;乏力系精微不能输布四肢;头晕气短,舌暗红,苔黄腻,脉弦滑均系痰浊上犯,肝火亢盛之象。

病位在心、肝、脾,证属痰湿内蕴,清阳不升。 诊断:痰浊闭阻,清阳不升胸痹、泄泻(西医属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心绞痛)。

治法:祛痰清火,利湿止泻。

茵陈温胆汤化裁:茵陈后下15克,泽泻10克,竹茹10克,枳壳10克,茯苓10克,陈皮10克,石菖蒲10克,郁金10克,川楝子10克,元胡10克,丹参30克,生芪15克,当归10克,金钱草30克,车前草30克,10克。

结果:上方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 连服7剂,腹胀减轻,便溏减为5~6次/日,余症犹在。

舌暗红,苔黄腻,脉弦滑数。 痰热未尽,故上方去补气养血的生芪、当归,加入祛痰清热,宽胸理气之全瓜蒌30克,薤白10克;清热利湿之花10克;降气消胀之莱菔子10克;并加木香10克,煨10克,加强止泄之力;10克,蒲公英10克,苦寒清热;心慌时加川芎10克,石韦10克,升降气机。

加减投服2月余,胸闷胸痛消失,二便正常。 各项检查均已达到正常水平。 胸痹苔腻者,系痰浊闭塞之证,退苔腻乃取效之本,此案①“温胆汤”并加茵陈、泽泻祛痰除浊,清利肝经湿热。

泽泻与车前草并有利小便以实大便之意。

②莱菔子祛痰力强,但具泻下之力,故用煨葛根、木香,克制其泻下之性,兼祛痰行气,除胀止泻。 ③石韦引余热下行,从尿道排出,与川芎互用,发挥升降作用,为治心慌之特效药对;车前草清热利湿,驱邪外出,给痰火以出路,金钱草解肝脏湿热之邪,促使受损肝细胞再生。 ④《类证治裁》云:“胸痹胸中阳微不运,久则阴乘阳位而为痹结也,浊阴得以上逆。 而阻其升降……”浊阴为痰瘀互结,故用丹参,痰瘀同治。

⑤薄荷引药入肝经。 ⑥连翘、蒲公英苦寒清热不伤胃,加大祛痰力度。 全方突出祛痰清热,痰瘀同治而获效。

专家免费咨询热线:010-57476997(咨询时间:上午8:30-下午5:00)本页关键字: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