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周日下午的时候,我正在懒散的度过大学第一个周末的时候,B的电话响了,“恩,是吗?这么好啊,多不好意思啊,那谢谢你了哟,可是我现在有点事,不能下楼,让C下楼去取,行吗?”我听到后全身的莫名其

 
企业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宠物美容 > 正文
大学四年、四人寝室、四种模样

大学四年、四人寝室、四种模样

  周日下午的时候,我正在懒散的度过大学第一个周末的时候,B的电话响了,“恩,是吗?这么好啊,多不好意思啊,那谢谢你了哟,可是我现在有点事,不能下楼,让C下楼去取,行吗?”我听到后全身的莫名其妙,你在床上躺着呢,有什么事啊?“那你就在楼下等C吧,她一会就下去。 ”什么事啊,给你东西让我下去,大六楼来回上下,我同意了么我,不过这仅限于我的心里活动。

很快B挂了电话,一脸请求的跟我说道:CC,胖一号给我们带了些家里的饺子请我们吃,注意是我们,而没说是给她自己的,你帮我去取一下么,我说那好吧,不过我要多吃点,B自然说没问题啊,我切!下楼去,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的接触胖一号,高高的个子,肉肉的,椭圆的脑袋上安了一副眼镜,圆圆的小眼睛,脸上有些雀斑,鼻子有点塌,嘴唇上有些绒绒的像汗毛一样的胡须,根本感受不到他那么大野心所应该具有的气场。 我一出一楼的大门,胖一号就向我走来,我也走了过去,打了个招呼,他就直接说,这是我从家给B带的饺子,香菇肉馅的,是煮饺,赶紧吃,哦,对了,这是我特意给她带的我从小就最喜欢吃的蒜蓉辣酱,让她沾着吃,很好吃的。

我说,行,知道啦,保证完成任务呗,走了,我就上楼了。

上楼梯的时候我就在想居然有人吃饺子配蒜蓉辣酱的,有意思!我进了寝室的门,B就招呼在床上的D下来吃饺子,A回了家,所以没在寝室。

我们三个人拿出了个自的饭盒,挤了些蒜蓉辣酱就开始吃饺子,不过饺子还是热的,我问B胖一号家在哪,B说不知道啊,后来我才知道,其实胖一号家离学校坐公交车也要四五十分钟的。

不过饺子的味道真心一般啊,和蒜蓉辣酱更不太搭配,我们仨出奇一致的都是这么觉得的,期间B给胖一号发了短信,就是饺子很好吃,大家吃的很开心,表示感谢啦之类的,不过晚上B没有出去和胖一号散步。

很快到了周一的早晨,又开始了军训,我从高中军训的时候就想努力站好走好,希望能被表扬一次,不过虽然自己很努力了,不过往往都有比我更好的,不过今天有点不一样,学院的学生会开始纳新了,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少了些考虑多了些随意的选了部门报了名。 我选择了宣传部,不是说对宣传部情有独钟,而是接我报道的就是一个宣传部的副部,我叫他驰,后来一直保持联系,关系甚至有点往交往的方向发展,然后我自然就进入了宣传部。 军训结束以后,A没有和我们一起回去,说有点事晚上回来,我们三个就带着点疲惫的回了寝室,傍晚,B就和胖一号出去散步,我和D在屋子里躺着,有一搭无一搭的说着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