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一座村庄的废墟,周围破败的没有丝毫生机,那只躺在地上的死羊,此刻反倒是显得鲜活起来。 不远处的一座土墙后,安放和张良坐在地上,透过土墙的边缘盯着前方那只死羊。

 
企业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宠物美容 > 正文
未知即使命:SIT-B1034<鼠人>

未知即使命:SIT-B1034<鼠人>

        一座村庄的废墟,周围破败的没有丝毫生机,那只躺在地上的死羊,此刻反倒是显得鲜活起来。   不远处的一座土墙后,安放和张良坐在地上,透过土墙的边缘盯着前方那只死羊。

  “这个味道实在太难闻了,如果它再不来,我真受不了了”安放抱怨到。   “忍着吧,老鼠对人的气味太敏感了,我们不喷些这个他是不会出现的,除非是它自己想找我们”张良说到  “一只老鼠,你们六组自己解决就行了,干嘛还从我们那调人?”安放说。   “我们头儿和你们头儿关系好啊,有功劳也想着你们战斗队”张良得便宜卖乖起来。

  “是么?我们队长可是说怕被基地毒瘤赖上”安放嘲笑到。

  “嘿!你个S4的战斗员懂什么啊,那叫口是心非,你们别得便宜卖乖”  “就一只小老鼠,我们队长没派实习生来就已经给你们面子了”安放不服的说,突然右腿被按住,张良做了个收声的动作,示意他别说话。

  只见死羊旁边的枯草枝微微晃动,“起风了?”张良疑惑道  “不是风,是下面”安放盯着那棵枯草,拿出别在腰上的如意棒攥在手中。

  枯草晃一阵,下面的土就开始拱起大概10厘米高,忽然的向下一陷,地上面出现个三十厘米左右的洞,然后瞬间又变得毫无动静。 张良刚要起身,被安放一把拉住,张良还未做出反应,就看到洞口再次塌陷,这次直径扩大到了1米以上。   张良也不敢再冒然过去,蹲了下来,眼睛死死的盯着洞口。 只见洞口冒出个有人头大小的鼻尖向四周闻了闻,然后一只巨爪搭在洞口边缘,紧接着一直硕大的鼠人从洞中窜了出来,它站在地上抖了抖身上的土。

  张良一看暗自庆幸刚才自己没有过去,鼠人身高将近4米,两颗门牙就有30厘米长,身上的肌肉就算是健美冠军来了也会自愧不如。

身上的毛发很稀少,只有从头顶到尾巴根那一道有灰黑色发毛覆盖,有些像莫西干的发型,尾巴根有汽油桶般粗细。

  鼠人用那双泛着绿光的眼睛看了看四周,并没有搭理地上的那只死羊,而是向不远处的一间屋子走去。   “你们调查组管这个叫鼠?你们调查组的老鼠都这么大么!”等鼠人走远了,安放说到  “我们那才没老鼠呢”  “我们现在怎么做?”安放站起来按了一下开关,手中的如意棒一下伸长到一人左右。   “揍他啊,要活的啊,我们还得研究呢”张良羡慕的看着如意棒说。

  “现在动手?”安放问  “要不你等他睡着喽?”  安放瞪了张良一眼,便从土墙后跃出,朝鼠人去向的房子走去,张良握着枪跟在身后。   “一会儿别急”张良说道“咱们等它出来,我先给他两枪”  正说着鼠人已经从房中出来,手里抱着木板和一些杂物。

看到眼前出现的两个人,鼠人愣了一下,用鼻子闻了闻,然后吱的一声将手中的东西扔在地上,警戒起来。

  张良见鼠人发现他们了,掏出枪照着鼠人的腿部连开三枪,三枪全部击中,虽然毫发无损,但也让鼠人受到些惊吓。   “你赶紧找地儿躲着”安放说完,提着如意棒就冲了上去,鼠人在原地也摆出了进攻的架势。 安放冲到鼠人面前抡起如意棒就砸向鼠人的鼻尖,鼠人用双臂一档,一条巨尾横扫了过来,安放赶紧跳起躲避。 那条巨尾从安放脚底擦过,把旁边的井口打的粉碎。

  落地后鼠人血红的巨爪已经抓了过来,安放赶紧向后一滚,起身单腿跪在地上用如意棒对着鼠人喷出一道火焰。 鼠人没有料到,害怕的往旁边一窜,紧接着后腿发力又一次扑了过来。 安放见鼠人向他扑来,马上将如意棒的另一头杵向地面,瞬间结出一片冰面,鼠人落在冰面上一个不稳摔在了地上。 安放跳上鼠人的后颈,如意棒对准鼠人的后脑准备再一次喷射火焰,突然鼠人尾巴从他后面扫了过来,这下安放被击出去几米远,撞到了旁边的树上。   鼠人侧头一看安放被他打到一旁,作势刚要爬起来,后脑便挨了重重一击,打的它滚到一边不住的晃着脑袋,一时无法起身。

  安放端起如意棒,一股火焰对着鼠人的尾巴烧了过去,火顺着尾部的毛发一直烧到了背部,本来后脑刚遭到重击的鼠人又连在地上打了几个滚。   “别动,你左腿的经脉有问题”张良跳到安放身边“我会帮你修好的,比以前还好”  “你拳头够有劲儿的啊”  “嗨,就那一下”  张良按着安放的腿,不时的观察着正在打滚的鼠人,发现鼠人身上的火已经灭了,正凶狠的瞪着他们,随时准备扑过来。   “一会儿他扑过来你就用左腿踢它,相信我”张良跟安放说道。   “用左腿?”安放刚要问清楚,鼠人已经扑过来了,安放顾不得许多,双手抓住如意棒,在地上一撑,同时身体飞起左腿踹在了鼠人胸口,顿时发出了一声巨大的金属音,鼠人被踹出去五六米远。

  “我刚才暂时强化了你的经脉,不过也就能坚持这一脚的时间”张良得意的说  安放赶紧追过去,用如意棒抵住鼠人的脸,鼠人的半张脸瞬间覆盖了一层冰壳。   鼠人疼的发了狂,疯了一般的挥舞着两个巨爪,还不停的用巨齿啃咬着,尾巴四处横扫,掀起一阵夹杂着碎石的尘土。 安放看鼠人发了狂便撤了回来,从身后摸出个手雷。

  “你有手雷早用啊,等会啊,我跑远点”张良说到  “跑个屁,这是深冷弹”安放说话间已将深冷弹扔了出去,然后端起如意棒对着鼠人。

一种肉眼可见的巨大冰块凝结而成,冰块中的鼠人动作越来越慢,直到静止。

  “你是个冰箱精啊,这能封多久?”张良惊奇的问。   “两天吧,你快联系运输组”安放坐到石头上喘着气。

  “你们战斗队的人太抠了,好东西不舍得用,你要上来就用多省事”张良边扭着联络戒指边说  “这里面是提炼的超浓度氟氯氰,我刚才要是不能瞬间冻住,拿这个责任基地都担不起”  “嘿,怎么联络不上”张良也找了块石头坐下来“你刚说什么?”  “没事”安放懒得里他,把如意棒变回钢笔大小别到腰上  “你这个不会把它冻死吧?死的回去我可没法跟头儿交代”  “放心,死不了,死了你们扣我报酬”  张良笑了“天真,我们头儿哪有钱啊”  “这不算加班么!”安放有些不干了  “算,你们头儿算,找你们头儿要去”张良无赖的说“别说报酬了,就连你们办公室那冰箱,我们头儿都给抱回来了,拉货的车费还是我出的呢”  “你们六组怎么那么无耻啊?”安放无奈的说  “我们穷啊,我们头儿说了,这跟打仗一样,东西得越打越多,绝不能往外掏”张良得意的说。   安放指着张良“要不我们队长成天念叨你们是五院毒瘤呢”  张良一脸无所谓的联络着运输队  “呲…呲……”  “喂,我是六组,1号任务完成,运输队马上到位,坐标是……”  一阵惊恐的声音从联络戒指里传来“运输队…运输队遇袭!鼠人!是鼠人!”  张良和安放听了以后惊的站了起来。

  “还有一只鼠人?报告你们的方位!”张良紧张的问道  “不是…不是一只!是一群!有十几只,方…………呲……”  “喂!喂!运输队!回话!”张良喊道  联络戒指中最后传来的,是骨头被嚼碎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