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122亿元现金不翼而飞还没理清,一笔2亿债波澜又起,在众多热点裹挟中,(,)迎来了一次备受瞩目的股东大会。 6月6日下午2点,*ST康得(002450)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在张

 
企业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宠物美容 > 正文
ST康得10项议案全部被否 董事长称还不知122亿在哪

ST康得10项议案全部被否 董事长称还不知122亿在哪

  122亿元现金不翼而飞还没理清,一笔2亿债波澜又起,在众多热点裹挟中,(,)迎来了一次备受瞩目的股东大会。   6月6日下午2点,*ST康得(002450)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在张家港市举行,会议审议了《关于2018年年度董事会工作报告的议案》等内容,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出于对公司目前状况的担忧,约有数百位中小股东千里迢迢来到了现场。

股东大会现场  在大会现场,一份名为《股东大会现场的重要问题》的文件在投资者手中争相传阅,这份文件提出了14个问题,包括“亿利息收入是不是来自122亿”、“引进战略投资者的进展”等等。 公司董事长肖鹏则在会议临近结束时确认,亿元利息收入,的确来源于存在(,)的122亿元。

  另外,当日提请股东大会审议的包括《关于2018年年度董事会工作报告的议案》等10个提案,均被大比例否决,全部不获通过。

有监票的投资者现场宣读,*ST康得大股东康得集团全部投了反对票。

  “雷”还没排完  在大会现场外,记者发现很多未登记的股东都没能进入现场,一位投资者告诉记者,“在每股20多元时买了公司3万股,现在跌得零头都没了,却因未及时登记,只能在外面被太阳暴晒。 ”  有投资者向记者表示,“不能完全相信管理层,我们要相信自己的力量,并且积沙成塔。 ”实际上,投资者对*ST康得管理层的不满情绪贯穿大会始终。   投资者的不满情绪或许与*ST康得近期爆出的122亿存款“不翼而飞”有关。 4月30日,*ST康得披露2018年,年报中称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亿元,其中亿元存放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但银行询证函回函显示,该账户余额为0元。

公司董事长肖鹏回答投资者提问  大会开始后,公司董事长肖鹏、副总裁侯向京等人依次就坐后,指责公司大股东掏空等声音此起彼伏。

  对此,公司目前的管理层表示“冤枉”。   在一位投资者质疑公司是否有意打压股价之后,侯向京回应称,他有必要报告下董事会最近到底做了些什么。 他表示:“进入康得新之前,我对康得新关注并不多,进来之后确实发现很多问题。

至于‘爆雷’,是现任董事会挖出了雷,并且在排雷,我们不是埋雷者,不能因为我们挖雷就迁怒于我们。 ”  他还在现场“爆料”称,北京银行122亿元的问题,是在董事会自查的过程中发现的,目前还没有起诉,是因为公司的主要诉求是把钱拿回来,“最近,公司已经收到北京银保监局回函,要求我们补充资料,我们补充的资料下周将提交。 ”  不过,肖鹏也在现场承认,公司此前埋下的雷,还没有排完。 他告诉投资者:“公司经营好了,股价市值就会回去,我们做了大量动作,在有限产品情况下,做传统产品、重点客户,但一切要留到证监会立案调查结束后,公司才能再出发。

当喊出再出发时,代表我们已经把所有雷排干净了。 如果有人现在问,雷排干净了吗?那我只能回答,不好意思,还在努力之中,我希望这个时间越短越好。 ”  在回答投资者提出的122亿元到底在谁的手上的问题时,肖鹏表示,“122亿元我们是存到了北京银行,北京银行给的对账单上明明白白写明了122亿元,北京银行也说应计余额122亿元,实际余额为0。

钱到底在谁手上,我相信再过不久就会搞清楚。 ”  他同时表示,公司把北京银行的协议拉出流水来看,发现不知道钱到北京银行之后又去哪里了,“侯向东为此还专门到北京银行去了,我们也为此与公司实控人钟玉交流,但钟玉没有给我们答案。 ”  二股东遭质疑  *ST康得的投资者“祸不单行”,此前的122亿元仍然下落不明,公司账上的另一笔资金也面临打水漂的风险。   6月4日晚间,*ST康得发布公告称,公司已在2019年5月24日公告中披露了境外发行的2020年到期的3亿美元%债券提前到期。 这笔境外债券筹得的3亿美元交由中州国际管理,其中,2亿美元被间接地借给一家香港注册的公司中融国际,中融国际的关联企业为中植系的中植,而公司目前的二股东中泰创赢也属于中植系。   *ST康得在公告中表示,该笔资金存在不能收回的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ST康得控股股东康得投资、实控人钟玉及二股东中泰创赢在2019年1月遭中国证监会调查,原因是未披露股东间的一致行动关系。

  这一公告自然引发市场和投资人对于公司二股东的质疑,在今天的股东大会上,公司董事余瑶回应称,二股东中泰创赢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掏空康得新。

“2亿美元理财的事,董事长肖鹏和我有过沟通,我此前一直不知道这个事情。

中植系会配合上市公司,帮康得新追回财产。 ”  很多投资者对于这样的答复,并不买账。 有投资者就提出,建议康得新以后改名为“康德新”,给市场一个“重新做人”的感觉。

对此,肖鹏表示董事会接下来会予以考虑。   否认破产重组  在今天的大会上,投资者最为关注的还是公司如何“自救”,或者如何借助外力救援。

  有投资者提问,公司如何才能把经营搞上去?肖鹏回应称,*ST康得是一个技术性的平台公司,不能仅仅定位在光学膜上面。 *ST康得要定位自己是一个平台化的公司,要往不同业务上去走。

但是他也承认,虽然公司有一些对未来的规划,但还是要等证监会立案调查结束之后才能实施。   与此同时,公司的经营同样麻烦不断。 根据公司公告,因资金短缺,公司决定自5月31日起,暂时关闭一家预涂膜子公司的最高端的K3生产线。   据了解,预涂膜部门由北京功能和康得菲尔2家子公司构成。 裸眼3D部门是公司长期布局的业务,其中K3产线是最高端的一条产线。

目前,该产线整体处于投入期,公司无奈决定暂停K3产线。   (,)一位行业分析师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ST康得进入光学膜行业时,依靠价格战在电视领域起家,目前随着技术的更新,公司本该向移动业务进军,但是公司目前的状况很可能失去这一转型机遇。

  在经营受限的情况下,更多投资者将*ST康得未来的命运寄托于引进外部投资者。 有投资者就提出,董事长肖鹏有宝能工作背景,*ST康得是否会引入宝能?对此,肖鹏表示,自己以前在宝能工作过,也在机关部门工作过,但这并不意味着“国家队”会入场。

  同时,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张家港市政府希望*ST康得破产清算,对此,肖鹏回应称,没有张家港市政府的支持,公司很难撑到今天。

到目前为止,公司并未接到任何债委会成员提出破产重组的要求。

不过,他同时表示,只要对*ST康得有利的方案,公司都会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