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梦想,再出发——村官王秋月的律师梦发布时间:2019-01-1608:47:51|来源:中国青年网|作者:左橙杨维琼|责任编辑:孔令瑶关键词:中国青年网北京1月16日电(记者左橙杨维琼实习记者

 
企业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宠物美容 > 正文
梦想,再出发——村官王秋月的律师梦

梦想,再出发——村官王秋月的律师梦

梦想,再出发——村官王秋月的律师梦发布时间:2019-01-1608:47:51|来源:中国青年网|作者:左橙杨维琼|责任编辑:孔令瑶关键词:中国青年网北京1月16日电(记者左橙杨维琼实习记者代灵知)当律师王秋月坐在审判席上梳理着案件的卷宗时,她也有唏嘘。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王秋月还在云南大理州宾川县大营镇瓦溪村的那张属于她的小桌上,以一名大学生村官的身份,汇总着村民的户数信息。

“做律师是我的梦想。 ”无论是过去十几年的校园时光,还是近两年的村官生涯,亦或是在目前任职的云南某律师事务所,王秋月一直记得自己的梦想。

只不过这个梦想,经历现实的变幻与家庭的牵绊,在沉寂了两年之后,终于又被勇敢地提及,然后得以付诸现实。

  王秋月村官任职期间的小桌。 本人供图忙碌与感动2016年夏天,王秋月大四,面临所有毕业生都要经历的纠结和迷茫:回乡公考与个人梦想。 如果把选择比作天平,那么她身边最亲近的人,是将这杆天平压倒性地向公考倾斜的——家乡重病的奶奶等人照顾、殷切等待的父母希望女儿在身边以及热恋的丽江小伙也是个公务员,这些羁绊让王秋月暂时放下当律师的梦想,一心一意开始了考公务员的道路。 云南大理,每年都有针对大学生村官的定向公务员岗,考核合格以后的大学生村官将变成正式的公务员,听家人的话,王秋月报考了家附近的大学生村官。 刚到村委会,因为不熟悉业务,与村民小组长、支部书记交流也较少,王秋月感觉很多工作难以开展。 “每天从村委会一楼到三楼跑N次,复印一份材料要复印N次,一份报表要修改N次,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感觉心力交瘁,骨头都要累散架了。

”她说。

为了结束没有效率的忙碌,王秋月开始请教村委会文书,积累实践经验,主动申请参与群众纠纷调解、高速公路征地、脱贫攻坚入户等工作。 有段时间的工作涉及大永高速修建征地,王秋月协助村委会主任同村民签订大永高速征地协议,有一件事情让她的记忆特别深刻:她以为村委会主任已经与一户农户协商好了,就直接过去给那个村民要身份证准备签协议,结果被村民不分青红皂白的怒骂一通。

村委会李主任走进来协调的时候,对农户说:“你有什么问题可以向我们反映,你没有必要冲小王发脾气,她是我们这里的大学生村官,是我们瓦溪人,她来这里是帮助我们的,而不是用来让你们发脾气的。 ”王秋月转过身,悄悄的流泪了。

既是因为委屈,也是因为那一句“她是我们瓦溪人”带来的感动。

  撰写“榜样贫困户”而到贫困户家中走访。

本人供图宁静与温情有时候,王秋月觉得自己很土:“不穿裙子,不穿高跟鞋,不穿喇叭袖的衣服,不穿小白鞋”,因为打扫卫生不方便。

在村里的两年,王秋月不落一日地打扫着村委会的卫生。 当群众说“你们办公环境真干净”的时候,王秋月的内心有着无法言表的喜悦。

村委会那五位朝夕相处的班子成员,还有那一群小组长,支部书记,都是王秋月工作上的好伙伴。 王秋月回忆,“工作中给他们打电话的时候,真的很没有礼貌,直呼长辈姓名。 ”两年的相处,他们完全把王秋月当成女儿一样,就连拿着一个苹果,一群大男人都会说:“不要吃了,留给小秋吃。 ”在村委会驻村的日子,每到下午7点到7点半,她总会放下手机,一个人静静地出去走一走,看一看滋润农田的瓦溪河,看一看繁茂成长的葡萄,听一听瓦溪群众的闲聊,也会偶尔想起自己的律师梦。 是啊,很久以前,王秋月心中就有一个律师梦。 为了它,高考填报志愿时所有学校她只选了法学专业;为了它,大学努力四年拿到国家法律从业资格证。 最后却为了家庭和爱情,自己放弃了这个梦想。 做了村官,王秋月本以为埋藏在心底的律师梦会一点一点的失去生根发芽的活力。

但是梦想的力量是难以低估的,它或许只需要一点点的阳光雨露就能催生出顽强的生命力,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的成长起来。

入睡前,王秋月已经习惯性地等着人民日报的夜读,听着手机里发出的朗读声,回忆着自己一天的村官生活,抱着床边的哆啦A梦娃娃,静静地入眠。

在梦里,王秋月看见自己穿着律师袍,坐在审判席,细心地分析卷宗,梳理案件,化身为公平正义的使者,捍卫法律的尊严......七一建党节党员清扫瓦溪河。 本人供图梦想,再出发家里、村委一直被翻看的法律书籍,雷打不动的法制电视新闻,父母当然有所察觉。 有一天,父亲语重心长地对王秋月说:“做什么工作都是为了生活,我希望你选择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坚持下去,大囡,我相信你。 ”两年前父母的“拖后腿”,使得王秋月放弃律师梦想;两年后同样是父母的意见,使得王秋月敢于追逐一直以来隐藏在自己心底的律师梦。 她当然领会得到父母这样做所顶住的压力,来自生活,也来自舆论,但这些又怎么及得上女儿的一句“我开心。 ”王秋月深爱的丽江小伙同样也是鼓励王秋月的律师梦,“我不愿意你为了我放弃自己的梦想,勇敢去追吧,我全力支持你。

”她终于有勇气抛下曾自以为是的“平等爱情观”,不再委屈自己的内心梦想,鼓起勇气终结了一条通往公务员的路。 王秋月不知怎么对村党总支书记开口,但知道他每天早上都有到村委会办公电脑上查看工作状态的情况,所以王秋月就把申请留在了电脑桌面上。

在去开会的一天,王秋月对村支书说:“叔叔,我想跟你说一个事。 ”当时村支书就先开口:“想好了吗?”王秋月一点也不吃惊,因为她知道,村支书一定看见了电脑桌面上的申请。

王秋月肯定地点了点头“案子那么多,我想去办一办。

”当把申请递给他的那一分钟,王秋月心里五味杂陈,脑子里刷刷的画面都是这两年各种报表上,村支书给她签字的场景,但是这却是最后一次给王秋月签字了。 离开村委会的前一天晚上,王秋月几乎整夜没有入睡。 在那张睡了两年的一米二的小床上翻来覆去,有对瓦溪的不舍,有从事律师的激动,也有未来的迷茫......原本说好第二天早上,村委会的同事们会帮忙一起搬东西,但是王秋月害怕自己会哭,第二天凌晨五点半早早起床,一个人把所有东西搬在车子上面。 搬完所有东西后,天还没有亮,王秋月就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宿舍凳子上面。

王秋月觉得,这一天的晨曦,来得很慢。 到大营镇办理手续的那天,镇党委书记毛跃龙签完字以后,站起来与王秋月握手,对她说:“王律师,你好。

”这是在转岗之后,第一个如此正式称呼王秋月的人。

从那一天开始,王秋月不再是村官小王,而是王律师。

近两年的村官生涯,是成长也是蜕变,更是收获——良好的工作习惯、强大的内心,以及一群“娘家人”。 “以后结婚的时候一定要请我们,我们可是你的娘家人”这是王秋月从村委会离开的时候,村党总支书记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律师王秋月。

本人供图[][][T]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