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2014年,我曾参加过温暖衣冬和APEC志愿活动,前者帮助的是需要温暖棉衣的阿姨,后者服务于和乐融融的水立方,前者让我感慨贫困家庭待人的真诚与淳朴,后者让我震撼于祖国的强盛繁华。 而

 
企业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宠物美容 > 正文
圆满假期——成长不寂寞

圆满假期——成长不寂寞

  2014年,我曾参加过温暖衣冬和APEC志愿活动,前者帮助的是需要温暖棉衣的阿姨,后者服务于和乐融融的水立方,前者让我感慨贫困家庭待人的真诚与淳朴,后者让我震撼于祖国的强盛繁华。

而这一次的“圆计划”,帮助的是贫困家庭的孩子,我不知道会遇到什么。   我的“圆计划”在2015年2月17日启程,目的地是我的家乡,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里一个偏远的小山村。 村子经济不算发达,现在仍是以农业为主。 我帮助的两个孩子,家庭都很贫困,急需“圆计划”的物资。

    周围人戏称我是“上山下乡”去了。

说实话,刚开始在乡村泥泞道路上上下颠簸的时候,我只希望快点送完物资,拍照结束,收工啦。

      山路十八弯,终于到达目的地:密塘村老屋组。

  这家孩子叫做琪琪,12岁,6年级。

孩子还未到家,经过她母亲的同意,我们先看了看屋子。 未刷的土墙,窗户上蒙的破塑料布,这就是琪琪的家。         土坯屋子,黧黑厨房,像是停留在上世纪70年代。 屋子里最打眼的是一张大红色的烤火桌,颜色鲜亮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这便是琪琪的“书桌”。 爸爸妈妈陪我前来的姑姑说,这家庭是村里有名的困难户,年收入不超过2万。 听小姑娘的叔叔婶婶说,小姑娘很是乖巧懂事,在学校成绩也很好的,今天是为了帮妈妈在山上做事所以回来晚了。

等了一会,小姑娘回来了,一派童真地看着我,我蹲下来向她做自我介绍,并简单介绍了“圆计划”,她似懂非懂,但好像感觉到我是来帮她的,所以嘴角上翘,向我道谢。 我把东西交到她手上,她略有点羞涩地看着镜头。

    她换上新衣服,我们一看,尺寸正合适,大家都夸她穿得漂亮,她冲我们羞涩笑笑。

  我问她:“琪琪来,写张贺卡好不好?”她点点头,略想想,写下“希望帮过我的人能帮助更多的小孩子”,她没有期冀更多的东西,但却希望其他孩子得到帮助,善良得像一只小梅花鹿。 我惊讶地看向她的眼睛,眼神清澈,闪闪发光,像是有点点星辰。     临走时我给她留下联系方式,告诉琪琪:“以后如果想知道北京的大学,想了解北京的风景,给姐姐打电话或者发邮件都可以的哟!”她忽然大大地笑了一下,很快又收住,然后认真点点头,说:“谢谢姐姐”。   琪琪话不多,我也不好意思打扰她太久,再加上有点担心周围人的关注和拍照给她压力,便起身告辞,琪琪妈妈让她送我们到田埂边。 她小声说:“姐姐再见”,我祝她合家新年快乐,鼓励她学习进步,笑着道别。

在车上我回头,看见她没有挥手,却一直安静地站在原地,目送我们远去。

  从见到琪琪开始,到离开老屋组结束。 之前的完成任务的散漫态度消失,我心里忽然升腾起一团隐约的猜想:这一次的活动也许比我想象中的“把物资给有需要的儿童”来得更加有意义吧。

  第二个孩子,叫做朋朋,12岁,6年级,家在密塘村曹家组。

      依旧是颠簸山路。

  朋朋父母和弟弟不在家,我直接和她交流。 和有点怯生生的琪琪不一样,的我和她说话的时候,她一直看着我,眼睛一眨不眨,像在课堂上看着老师一样。     进了房间,看到厨房,灶和烧水壶都是我们从未见过的样式。 姑姑说现在就算在密塘村,也几乎没有家庭用这种了。

    姑姑说,朋朋妈妈得了间歇性精神病,几乎丧失劳动能力,家里又有两个小孩还有老人需要照顾,所以负担很重。 但朋朋成绩很好,在家做事很勤快,性格虽然比较内向老实,但因为懂事得早,像个小太阳,温暖了身边的人。   我问朋朋:“你喜欢上学吗?”她一点犹豫都没有:“喜欢!”“最喜欢哪门课呀?”这次她迟疑了一会儿,很老实地回答:“都喜欢的”。

我告诉她我不喜欢物理化学呀,感觉很难,所以我偏科呢。

她惊讶地看着我,好像在疑惑:怎么会不喜欢物理化学呢?    我问她:“你还知道有谁需要这些书包呀本子呀衣服的吗?姐姐这次来只带了一点,给不了所有小朋友,如果还有别的小朋友需要,你可以告诉我,我上报以后他们也能得到帮助呢!”她便很认真地帮我想。       (找不到镜头的朋朋)  我们离开时我同样留下联系方式,恰好朋朋妈妈回来了,看她家应该也需要大人衣服,于是我把“温暖衣冬”的大衣送给了朋朋妈妈,朋朋妈妈坚持要留我们吃饭,我们委婉地拒绝了,因为担心给她家添麻烦。

最后离开时,朋朋和妈妈在门口向我们挥手,直到缩为视线中的小黑点。   志愿活动告一段落,仔细想想,给我最深印象的是以下几点:  1、当你帮助他人时,世界也会善意待你。 这次如果没有二姑姑对孩子家庭的深入了解,我便找不到需要帮助的孩子,如果没有周叔叔热心肠地为我们当司机,我们恐怕走到天黑都走不到孩子家里,如果没有妈妈恰好带着手机给我拍照,我们就留不下这些回忆。 整个活动,表面上是我在做志愿者,但没有身边这些热心无偿的志愿者,我哪个环节都做不好。

这件事让我更深地理解了“志愿”和“感恩”四字,志愿无处不在,并不是在志愿网上登记的项目才算志愿,别人对你的支持和关心,力所能及或是尽心尽力的帮忙,其实都是生活中的志愿。

当接受他人帮助后,我将这份感恩传递下去,下一个人继续传递,如此一件件一环环一层层……化为志愿连锁反应,最后每个人都在做志愿,就不再需要“志愿活动”“志愿项目”这些词语了。 所以,当你开始释放善意时,世界也会拥抱你。   2、孩子们需要与外界交流的窗口。

通过琪琪和朋朋,我发现山村的孩子们的确需要物质上的帮助,但寒假某个姐姐短暂的停留,偶尔的一次物资发放并不能满足孩子们日益增加的求知欲与好奇心,不足以让孩子知道外面的天空。

在和朋朋交流时,她总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看,我一开始觉得奇怪,后来才慢慢感觉到,她是想通过了解我来了解外面的世界。

山村交通闭塞,经济不发达,文化生活偏少,有些孩子家不要说网络,连电视都没有,这样的成长环境会阻碍他们今后的成长发展。

基于这点考虑,我给孩子留了联系方式,如果他们将来联系我,我可以告诉他们我所见到的世界的模样。 给他们打开一扇窗户,也许比物质帮助更重要。   3、最好建立“一对一”帮扶制度。

“中国圆计划”是一个长期的公益项目,我们可以选择每一次帮助不同的孩子或是一直帮助同一个孩子,我认为后者更有效,因为每一次的持续跟进能让我们深入了解孩子每一年的成长与进步,可以让孩子得到更多鼓励,让志愿者和孩子间建立稳固长久的信任和友情。

琪琪和我交谈时,眼神有些好奇但很少主动和我说话,显得有些怕生,我想如果每一年都带着“圆计划”去看看她,也许会慢慢改善。

“一对一”的帮扶制度也许更有利于孩子的成长。   总之,作为一个志愿者,我发挥的作用毕竟有限,但据我了解,密塘村还有需要帮助的孩子,他们有的是留守儿童,有的大人生病不能扶养家庭。

当地政府应当完善社会保障机制,与“中国圆计划”等民间志愿项目一起,让山村里的孩子们知道:虽然山村生活寂寞,但有我们相伴,他们成长的路不会寂寞。   (文中孩子均为化名)  2015年2月18日除夕夜于密塘村灯下记  中华女子学院袁思流。